重庆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逃离恐怖 第八十四章 讨伐极西之地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04日

逃离恐怖 第八十四章 讨伐极西之地

最后除黑衣人组织的首领之外,其余所有人全部更换一遍!!!

鲁夫叹了口气,坐着船遥望着越来越远的实验岛,脸上的假笑再也无法维持,低声説道:“我以后还会回来的。[燃^文^书库][]:3wし”

胡建国安静的躺在一张石床上,自己带来的手下全员离去,新的黑衣人迅速补充。这次来的时候带着国王的手书,效果相当好,现在组织中的大剑数量不足十人,虽然战力非凡,可那些黑衣人也并不想在这座岛上渡过余生,都如释重负的坐船离去,而黑衣人首领看见七公主竟然没有罢免自己,也乐得继续担任首领。

进入实习生之中,每日都是固定的体能锻炼,不时的有一些孩子坚持不住从而被黑衣人带走,这些被带走的孩子再也没有人能见到过。

三个月之后胡建国躺在了石床上准备接受妖魔血肉。

胡建国被麻醉之后,从脖子到xiǎo腹被切开巨大的伤口,医生耐心的把龙之末裔的血肉填充进所有的内脏里。从现在开始,胡建国要求首领不准再用龙之末裔的血肉称呼,而一律改为妖魔血肉!!!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毕竟男性大剑时代类似的手术做过很多次,医生最后用粗大的麻绳把伤口缝合。这名医生也跟着登上了离开的船队。现今的黑衣人除首领外无人知晓这个穿着实习生服装的女孩正是帝国七公主。

胡建国忍着痛苦的躺在石床上,门外两个家伙死死的盯着她。

“你説她怎么有四颗眼珠?”

“······”

“你説她那只左手为什么会没有血肉?”

“······”

“你説她是被谁带进的组织?”

“······问首领去!”被问烦的黑衣人一声大喝,骂走了那个同事。

胡建国紧紧的捂着肚子,黑色的头发在一diǎn一diǎn的变成金黄色,四颗眼睛也一diǎn一diǎn的变成银色。

“妈的,为什么这么疼?难道激活原本的妖魔血肉也会使痛苦加剧吗?”胡建国忍着疼痛胡思乱想着。

身边其他的洞穴中不时的传来实习生变成妖魔的吼叫,但是刚出生的妖魔战斗力不强,被训练有素的士兵杀死,个别强力的妖魔也被组织中留守的男性大剑干掉。

一周之后,终于疼痛感过去,还存活着的实习生数量从原本的一百名减少到了五十名!

二分之一的淘汰率。想来现在的组织还初具雏形,也许之后的淘汰率会降低。

“我不管你是谁带进来的,从今天开始,我将对你格外的照顾!”教官一脸狞笑的看着眼前的瓦达娜娜。

胡建国根本没有理会这个教官在説些什么,举着训练生使用的未开刃的大剑,一次一次的劈砍着。

这把大剑大概五十公斤,对于普通人来説那是沉重无比,可对于一身怪力的胡建国来説xiǎo菜一碟。

胡建国猛的把大剑砍向地面,地面被划出一道凹痕。

教官:“······”

接受妖魔血肉后三个月的训练中体能训练只是很xiǎo的一部分,其后还有易容等科目,胡建国只是学习其中的几个,这对于必须全部学习并且必须成绩优异的其他女孩来説很不理解,不理解这个沉默寡语的瓦达娜娜为何成绩不好却没有被黑衣人带走。

因为实习生不时的被黑衣人所带走,最后一个也没能回来。

终于受印的日子到了,胡建国得到的印记是一个‘±’的符号。胡建国相当无奈,这是加减符号么······

这把大剑的属性是永不损毁,这是胡建国第二次看到该属性,可惜后面写着的是‘剧情物品,不能携带出该世界’。

胡建国是防御型,擅长感知,能够远距离的感受到妖气!!!

妖气是一种淡金色的气流,平时蛰伏于体内随着血液流淌,可一旦调动起来,全身的血液逆流,力量爆炸性增长,是一种极其爆裂的力量,犹如绑着炸弹在和人战斗!

胡建国得到的编号是number31而number1正是莉芙路,在胡建国看来,莉芙路贪吃好玩,战力虽然高强可那是基本功的作用,她并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剑技,倒是仍然在执行任务的伊利斯有一手流畅的剑技。

胡建国在执行任务中投机取巧,能躲就躲,能避就避,有时间的话便锻炼自己的妖气!胡建国的妖气总量大概是其余人的两倍,每次都可以不释放妖气解决掉对手,胡建国从没在人前解放过妖气,人称冰冷的瓦达娜娜。

同时胡建国的回总部付命的时候隐隐感觉到了伊斯力的一丝不对。

终于有一天,伊斯力带着大批的男性战士进攻总部,最后孤身一人完全觉醒后的伊斯力踏进了总部的会议厅中。

然后看见了站在首领身边的瓦达娜娜。

此时胡建国经过一年的成长,身高已经达到一米七,算是成年人的高度,微笑着站在了首领身前。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no31吧。让开,你挡不住我!”变成巨大人马座一样的伊利斯根本没把这个瓦达娜娜放在眼里。

“看来,低调有低调的坏处!”胡建国呵呵微笑着説完,踏前一步,瞬间出现在伊利斯面前,手中大剑狠狠的挥舞下去!

“这种速度?!竟然已经超过了no1的莉芙路!”伊斯力来不及躲避,仗着身体复原能力,对这一剑不闪不避,任由剑刃入体,手中血肉凝聚成一把长枪,对着胡建国的胸膛刺来。

胡建国凭借着速度,在长枪刺来之前,抽身退后,眼中的四颗银瞳此刻已经变成了金黄色,那瞳孔也变成了竖起犹如猫眼般的抿子。

伊斯力一枪落空,身上的两条前蹄猛然喷出鲜血,脖子下面也是鲜血横流。“怎么可能?你只挥出了一剑?而且你的力量···”伊斯力震惊的问道。

“惊讶吗?这是我特别研究出来的剑技,三角剑!每一次挥剑都可以发出三次攻击,是不是很惊讶?”胡建国发出这一剑消耗也不xiǎo,这是胡建国一直研究着的技术。

“很不错,可若只是这种程度的话,你还挡不住我!!!”伊斯力发足狂奔,双手化作弓箭,不停的对着首领和胡建国发出攻击。

胡建国拎着首领的衣领猛然飞了起来,并没有张开翅膀,而是把妖气分布到头发上,改变身体密度,让自己飞上了天空!!!

“···你怎么可能会飞?”伊斯力第二次震惊了。

“想知道么?追来吧!”胡建国从窗口飞了出去,想先把首领放置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七公主瓦达娜娜大人,没想到您的战力已经堪比no1了。”首领被胡建国提着,下方景物快速掠过,看样子胡建国是要去后山。

“那个伊斯力是超级强者,我也不是对手啊。”胡建国通过刚才的交手发现,这个伊斯力觉醒后身体强度大幅度攀升,抗性,体力也同样如此,自己仅凭妖气是很难战胜的,而如果伸出眷族翅膀,又会引起首领们的恐慌,无奈之下只能去找其他的大剑共同抵挡伊斯力了。

“嘿嘿,后山可是有着我们的秘密武器啊。”首领带领着胡建国走进了后山中。

一群男性觉醒者正在悠然的吃着东西,那些东西竟然都是实习生们的尸体!!!

“咦?首领你怎么来了?”一个目露凶光的甲壳虫一般的怪物看着首领旁边站立着的胡建国,面色一变的説道。

“紧急情况,伊斯力反叛,该你们出动了。”首领的气度恢复之后,对着这群男性觉醒者下达着命令。

“那她怎么处理?”甲壳虫伸出一只爪子一指胡建国。

“···无妨,她是自己人,你们出动吧,别让伊斯力造成更大的破坏。”

“是!”甲壳虫带领着其余奇形怪状的怪物们冲出了洞穴。

“他们能行么?”胡建国根据妖气感知了一下那些甲壳虫怪物,觉得比起伊斯力来説,很是不如。

“没事,伊斯力刚刚觉醒,还不会战斗,这些惩戒队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应该可以对付得了刚觉醒的伊斯力。”首领刚刚説完,伊斯力便和冲上来的甲壳虫们站成一团。

数分钟后,战斗结果揭晓,伊斯力逃亡,甲壳虫惩戒队损失一半。

“唉,可惜莉芙路不在总部,否则伊斯力便逃不掉了。”首领懊恼的説道。

“······”胡建国并没有提醒什么,只是接下来的日子里继续完善自己的剑技。

胡建国的排名并未提前,仍然是no31,倒是莉芙路找过胡建国几次,两人相互切磋,莉芙路对于组织未给胡建国应有的排名很愤慨,她认为胡建国可以排到no2,也就是説只比自己差一diǎn。

可提出该建议后被组织驳回。

胡建国有时间的时候也练习初级冥想,只不过这个世界魔法元素稀少,虽然六大力量在各个世界通用,可这个世界还是以基因强化为主,元素的力量十分稀少,事倍功半,胡建国的魔力增加很慢,可胡建国并没有耽搁下来,而是用水磨工夫,缓慢的一diǎn一diǎn的增加着魔力的上限。

胡建国掐着手指算着时间,自己虽然并没有被主神要求时间限制,可按照先知与自己的分析,主神不可能安排这种好事,最理想的时间最长不应该超过一年,沉睡的时间不算入任务时间中,先知已经明确的告知了胡建国这一diǎn。否则很可能难度骤然加剧,而现在胡建国耗去的时间已经有半年之久!!!

该沉睡了······

胡建国找到了首领,要了一张石床,躺进了地下室中,就这样默念了沉睡。四周的景物开始加快,最后化作了流光,耳边的声音变成了无意义的尖啸,然后画面定格!

胡建国感觉就像过去了一瞬间,可是地面铺满了灰尘,墙角上挂着厚厚的蜘蛛无一不显示着至少过去的时间要用年作单位。

胡建国推开了石门,走出了长满野草的山洞。

“咦?你是谁?”一个黑衣人惊奇的看着这个穿着全套装备的大剑,在他的印象里并没有见过这个人。

“no31,瓦达娜娜。”胡建国对着那个黑衣人説道,这个黑衣人胡建国也对他没什么印象。

“哦。”黑衣人离开了,整个大陆被组织分成了四十九个区,no31的排位自己不记得也可以理解,这战力实在是太低了。

胡建国径直进入了会议厅,首领正在开会,几个大剑站在一旁听候着指示。

“对于西之莉芙路的侵袭,天喻者的西斯提娜,你带领和万物的露希拉······”首领正在説着,会议室的门被猛然推开。

阳光照射进这黑暗之地,胡建国的身影映入众人眼帘。

“这是谁?”重剑的库洛依奇怪的问道。

胡建国转头看着这个顺着马尾辫的清丽少女,妖力感知了一下这个少女的实力,没想到看似普通的大剑竟然拥有着异常庞大的妖气!!!

no1!

“喂,问你话呢!”万物的露希拉也没见过眼前这个四颗眼珠的大剑,虽然融合妖魔血肉后会有部分人员变异,比如耳朵变尖,身材变得强壮等,可是变成了四颗眼睛的还真是没有听説过。

胡建国又看了看这个语气不善的女人,这个女人耳朵尖尖的好像精灵,鞭子盘成一圈dǐng在头上,美丽之中透着皎洁,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而在胡建国的感知之下,这个女人同样体内妖气庞大,竟然又是一个no1!!!

“我是no31,冰冷的瓦达娜娜。”胡建国开口介绍着自己。

“切,你有什么事?”一个黑衣人不耐烦的走上前来,掐着腰一副想把胡建国推出去的样子。

“你···回来了?”黑衣人首领惊讶的説道,然后恢复了正色,介绍道:“这是我之前派出去执行任务的瓦达娜娜,编号no31,很多人都没见过吧。”

“瓦达娜娜,原第一代女性大剑莉芙路觉醒,成为深渊者,而且最近二十年莉芙路不断侵吞大陆的领土,已经从极西之地侵入到了中路平原,这一次由天喻者的西斯提娜带队,召集三十余位大剑前往极西之地讨伐莉芙路。你作为‘眼’也一起去吧。”首领的语气仿佛在和xiǎo兵説话一般。

“···是。”胡建国没想到竟然过去了二十多年,莉芙路也已经觉醒一段时间,而此时的组织竟然人才济济,那个重剑的库洛依是no1,万物的露希拉是no1,最后那个队长天喻者的西斯提娜还是no1!

怎么天才成批出现?!

“冰冷的瓦达娜娜,我从来都没听过你的名字,你去执行了什么任务?”库洛依一脸坏笑的接近胡建国,一把搂住了胡建国的肩膀,贴着胡建国的脸问道。

“侦查任务。”胡建国对于被女人搂住并不反感,不是男人就行。

“我们要制定作战计划,你和相识的人组队前往极西之地的中心,纽库曼城吧。”露希拉一把拉回了库洛依,对着胡建国説道,犹如在打发着书童。

胡建国撇了一眼那个no1的天喻者的西斯提娜,这个女人披散着头发,脸上有着一层説不出的光彩,犹如一层宝光在丝丝闪耀。这个天喻者的西斯提娜竟然压住了同样有no1实力的库洛依和露西拉,可想而知她的实力是多么的出众。

“好吧。”胡建国耸了耸肩膀,自己一转身独自走向那个属于自己的石屋。

坐在石屋中,看着四周的灰尘胡建国也懒得收拾,回忆着这三个no1的名号,同样名号代表了一部分的招式或者行为方式,比如自己被称作冰冷的瓦达娜娜是因为自己斩杀妖魔时从没释放过妖气,也没笑过所以被称作冰冷的瓦达娜娜。

那么重剑的库洛依的招数应该是重剑,她应该是力气很大的那个类型,可万物的露希拉是什么意思?万物?胡建国想不通她为什么被叫做万物!

而天喻者的西斯提娜就更不明白什么意思了,天喻者?这代表了什么?

而这名号所代表的必定是某个强力的技能!!!

胡建国只吃了很少的一些东西,融合完妖魔血肉之后食量大大降低,每两天吃一diǎn东西就可以保证体力,哪怕战斗都没问题。

吃完东西后,一个黑衣人带领着胡建国来到了黑衣人首领面前。

“瓦达娜娜公主殿下,我真的不敢相信你还能再醒过来,你已经沉睡二十多年了。”首领一脸的感叹,感叹着瓦达娜娜的命大,感叹着时光流逝,一转眼自己成了中年。

“呵呵,我在与伊利斯战斗过程中受了内伤,所以通过沉睡来治疗,这是从龙之国学到的方法。”胡建国开口解释着为什么自己如此能睡的原因。

“哦,原来如此。在你沉睡之后,莉芙路因为和男性战士no3达夫野合被发现,叛逃,而组织派去的讨伐队全部杀光,最后逃回来的一个人再给出重要情报后也死去,这个情报就是前男性战士no3的达夫和第一代女性战士的no1莉芙路双双觉醒!”首领的脸上泛出了冷笑,对于战士们的爱情他是相当的不认同。

“国内有什么消息吗?战争情况如何了?”胡建国比起莉芙路的叛逃觉醒更关心着大陆那边,毕竟主线任务是那边自己国度必须战争胜利自己才可以回到地球;而最奇怪的是失败的惩罚主神这次并没有説明,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没有惩罚,而第二种则比较吓人了,那就是死!!!

“还是老样子,战争处于劣势,好在龙之国的皇族们也不愿意上战场去与普通士兵拼命,而且我们这边时不时的还派去大剑觉醒参站,呵呵,总体説来,我国士兵武器胜于龙之国武器装备,而龙之国的龙之末裔则强于我国dǐng尖战力,我国综合战力还是存在巨大的战力差!”首领苦笑着説道。

“没完全失败就好,我们这边不是也在努力控制大剑么······”胡建国安慰着首领,她知道这个家伙最后可是被大剑干掉的呀,如果可以的话,组织还是存在比较好,这样比较对自己有利。

“天喻者的西斯提娜,万物的露希拉这两个人的称号是怎么得来的?”胡建国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东西······

胡建国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跨上了马背,背着大剑,带着食物和钱袋前往极西之地,时间还非常充足,胡建国想先到达纽库曼城,与其他大剑切磋一下,增加些剑技能力。

组织的外围没有人类敢建立村庄,因为这里经常有妖魔扫荡,可奇怪的是银眼魔女们却很少能在组织的周围发现妖魔。

骑马的大剑几乎没有,胡建国很可能是唯一骑着马赶路的银眼魔女,因为大剑的脚力要远远快于马匹,而且耐力十足,两个镇子彼此通常相聚很远,有的要甚至翻越无数大山,骑马的话也要一周,而大剑的脚力只需要三四天变可以到达,几乎节省出来一半的时间,而坏处就是那样大剑会很疲惫。

胡建国骑着马来到了一处镇子,镇子中火光四起,无数村民奔走喊叫着,一群看上去像土匪一样的家伙大声呼啸着。

这群土匪穿的五颜六色,有的衣服很新一看就是刚抢来的,而有的土匪衣服很脏,部分衣袖还露着棉花,看来他们过得很不如意。

“哇哈哈,这个归我了!”一个土匪扔出套马索,套马索套在了胡建国的身上,那个土匪伸手一拽绳索,那个套马索组成的绳圈把胡建国肩膀勒住,胡建国丝毫动弹不得。

“这个xiǎo妞不错吧,哇哈哈。”这个土匪大笑着,骑着马靠近了胡建国。

“笨蛋,你仔细看看,那是银眼魔女,快把绳索收回来。”另一个土匪对着他説的,看了看胡建国生怕胡建国发飙。

“嘿嘿,那更好,银眼魔女个个是美女,我告诉你她们有个规定,就是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杀人类,哪怕是被*她们也不能杀我们的哦。”土匪阴笑着説道。

“哦?真有这回事?”

“那是,我告诉你,上次我就和一群人把一个银眼魔女给·······嘿嘿。”土匪添了添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説道。

“哦?那后来呢?”

“后来啊,那个银眼魔女被干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受不了的尖叫起来···”土匪忽然停住了看了看手里的绳索,那绳索不知何时已经断掉了,从断口处可以看出是被巨力硬生生撑断的。

“咦?继续説啊,后来呢?”另一个土匪着急的问道。

“额···”这个土匪刚要开口,忽然从脸中央伸出了一道血缝,缝隙越来越大,最后开裂成了两半!

“啊!!!银眼魔女杀人啦!”一直追问着的土匪刚要骑马逃跑,可跑出数步后脑袋忽然飞上了天空。

“遇见我啊,是你们的运气······”胡建国展开血腥的杀戮,耗时十分钟,最后杀光了土匪···和幸存的市民,五百多血腥diǎn入账!

“恩?她疯了么?得赶快回到组织报告!”远方一个拿着‘千里望’的一个黑衣人看见了瓦达娜娜的大屠杀,吓得浑身一抖,便想先行离去。

“恩?”胡建国的妖气感知忽然觉得远方有些异动,又不是太确定,于是展开精神力扫描,方圆十二公里尽在扫描之内!!!

“呵,还有个黑衣人!”胡建国张开翅膀,缓缓飘上天空,金属翅膀的加特林重机枪对准了黑衣人,六个枪管开始旋转,然后吐出了长达两米的火舌!!!

一千发子弹打空后,从枪管里冒出了硝烟···

胡建国收回翅膀用妖气散布进发丝,飞渡到黑衣人倒下的地方,弹了弹鼻息,死的不能再死了。

胡建国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抢眼及尸体内的子弹,拎着尸体甩进了附近的一座湖泊里。

自己的马匹已经跑了,胡建国也懒得去找,找了一匹土匪的马,骑上后把土匪们的尸体都diǎn燃,和这座城市一起燃烧起来。

胡建国骑着马加速前往极西之地纽库曼城!!!

当十多天之后,胡建国终于从组织所在的东部山区到达了极西之地的最深处的人类城市纽库曼城!!沿途遇见了无数的当地百姓,这些百姓看到大剑都明白了这里有着妖魔的存在,所以拖家带口,带着行李,赶着马车,冒着严寒的离开这里。

现在是深秋,白天倒还好,可当夜幕降临,温差变化极大,普通人甚至要拷着火炉睡觉,银眼魔女们大多可以调节自身温度,这diǎn严寒虽然冷可仍在可以抵御的范围内。

纽库曼城是极西之地集手工业,传统农业集一体的大型商业城市,城市的高楼林立,在城市的中央有着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的中央是个水潭,水潭中雕刻的是双子女神神像,迪妮莎和古莱雅女神,这两个女神彼此背靠着背,每一位女神伸出一只翅膀组成一双羽翼,双手交叉握再一起呈祝福状,而水流便从手中流出。

整个雕塑独具匠心,几尾xiǎo鱼在池水中欢快的游荡着。

胡建国站在水潭边,悠然的看着水里的xiǎo鱼,心中想着如何才能战胜莉芙路。

胡建国把马放生,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它们了,而武器胡建国又拿了一把大剑,一个两把大剑插到背后的剑套里,尽管不擅长双手剑,但是多出一把剑的重量对于胡建国来説也没什么的。

“呦,这不是no31吗?怎么刚到这里么,就差你们三十之后的家伙们了。”重剑的库洛依坐在一旁的空地上説道。这个家伙一边看了看胡建国刚刚放生的马,一边继续説着:“你还骑着马来?作为你的前辈我得説你两句,别以为你是什么组织的‘眼’便可以偷懒,你看看在场的这么多同伴们有哪个是骑着马来的?!难怪你来的速度这么慢,连no的那对双胞胎都比你要早!”

胡建国看了看那对双胞胎,那对女性的双胞胎都非常漂亮,尤其是其中的一个浑身透着可爱的气息。

“喂,no31,你有在听我説话吗?你这个臭xiǎo鬼!”库洛依抬起身就想教训一下胡建国。

“所有的大剑人数已经到齐,请由天喻者的西斯提娜为大家布置行动方案!”一个尖耳朵的女性大剑站在高台之下,对着众人説道。

“那是排名no2的万物的露希拉,传闻中她的实力已经堪比历代no1,若不是这届no1实力太过出众,她就可以当上no1了······”一个女性大剑看着露希拉爱慕地对着同伴説道,她的眼睛似乎化作了两颗红心。

“那是不可能的,天喻者的西斯提娜实力高强无比,没有人可以伤到她,从受印开始至今未曾一败,更没受过伤,从没有无法完成的任务,好像有神明在保护着她,因此被称作天喻者的西斯提娜。”另外一个大剑显然是天喻者的西斯提娜的爱慕者。

“妈的,这些人都瞎眼了么,我···重剑的库洛依同样战力彪悍,不必那两个家伙差多少,为什么就没人看出来呢?”库洛依在一旁郁闷的抓了抓头发。

“大家好,我是no1,西斯提娜

逃离恐怖  第八十四章 讨伐极西之地

,这次行动由我带队,如果有人有异议的话,可以向我提出挑战,若是能够战胜我,我可以交出领导权。”西斯提娜站在寒风中傲然説道,半晌无人再敢窃窃私语,场面为之一静。

猜你喜欢